直面快递“最后100米”,如何解决末端配送痛点?

直面快递“最后100米”,如何解决末端配送痛点?

市场信息网   2018-08-07 08:57:32   来源: 中国物流与采购网   评论:

  2017年,全国快递业务总量达到400.6亿件,业务收入达到4957亿元。国家邮政局发布的《邮政业发展“十三五”规划》预计,2020年快递业务量将达到700亿件,业务收入达到8000亿元。不断增长的业务量将给末端带来极大的配送压力。

  2015年年初,本报曾刊发《快递如何走好最后100米?》一文,对我市快递业的末端派送情况做了调查。三年多过去了,当初的“最后100米”又走了多远?末端派送环节又出现了哪些新难题?

快件到手难

  “快件到手难”,几乎所有受访者都有同感。自己就在家,快件收件地址也写的是家庭住址,可总被快递员不声不响地送到了菜鸟驿站或者快递箱,不满之余也有费解:“为什么不事先沟通一下,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有快递员倒是坦言,这样省时省力。

  今年5月1日起,《快递暂行条例》正式实施,其中明确了投递和验收规则。《条例》要求,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将快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并告知收件人或者代收人当面验收。收件人或者代收人有权当面验收。也就是说,快递员必须送货上门,否则属于违规。然而,新规已经实施了两个多月,不少快递员仍然未经收件人同意就将快件送至代收点。

  “派件本来既有派送费也有上楼费,但一直以来,上楼费都会被公司‘克扣’掉,而派送费却是‘千年不变’的一票一元钱,快递员流失现象严重,剩下肯干的人,当然也就怎么省事怎么来。”曾相继在多家快递网点担任经理的一位人士解释。

  用户应该怎么做?天津市快递协会秘书长祝志平的回答干脆利落:“投诉吧,投诉的多了,会先处罚企业,企业再处罚业务员。”

  采访中,不少人提到了“菜鸟驿站”。菜鸟驿站是一个由菜鸟网络牵头建立面向社区和校园的物流服务平台网络平台,作为菜鸟网络五大战略方向之一,为网购用户提供包裹代收服务,致力于为消费者提供多元化的最后一公里服务。

  有业内人士观察统计,不到一年的时间,天津“冒”出了1000到2000个“菜鸟驿站”。例如,家住新梅江的市民李女士就称,半年多前,小区里的一户一楼住宅忽然间变成了“菜鸟驿站”,除了顺丰和京东,小区内的其他快递几乎都被送到了这里。

  这是怎么回事?上述曾担任多家快递网点经理的人士道出了其中的“奥妙”。“其实,任何人只要有个房子,然后和负责这个小区的几家快递网点打好招呼,都能挂上‘菜鸟驿站’的牌子。也就是说,现在大多数‘菜鸟驿站’都是个人的,和菜鸟网络没啥关系。”至于这些“驿站”如何盈利,他透露,大多“驿站”会向收件人收取每件一元的费用,另外,他们还会赚取寄件的差价:有客户来寄件,驿站按正价收钱,再按优惠价和快递公司结算。

  未经用户许可将快件放在了菜鸟驿站,最终,买单的竟还是用户。

大件派送难

  不少市民发现,在寄大件物品的时候,往往会遇到很多困难,有的快递公司会拒收,有的不送大件上楼,有的则要求加价送货——快递行业“大件歧视”的现象遭到很多消费者和商家的吐槽。

  市民刘先生就曾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前不久他为高龄的母亲网购了一张多功能护理床,物流信息显示早早就到了网点,却迟迟没有人来送件,由于急用,刘先生只好自己开车去网点将护理床拉回了家。

“大件歧视”是如何产生的?

  祝志平介绍,客观上,这是两方面作用的结果。“现在快递末端派送都用两轮车,大件根本放不下,可开汽车去吧,有的小区还不让进。另一方面,天津有的路段实行货车禁行,只有夜里能通行,但快递没有夜里送货这一说啊!夜里送货,用户能开门吗?”

  对此,一位快递企业负责人怨声载道,“之前有一个月,我换了三个货车司机!因为路段禁行,为了送货,司机愣往里开,逮着就罚款200块再扣2分,没逮着也就算了。几次下来一个本12分就扣满了,这司机干不了就辞职了,我们只好再招下一个。没办法,这事我们怎么也协调不了。”

  大件难送当然不仅仅是路段禁行等客观原因。在快递行业工作多年的王师傅就称,自己不爱送大件,“我的车就那么大,放一个大件就会占据很大一块空间,但我的收入可是按件来的,我当然愿意送小件!一般等客户催我了,我才去送,有时他们等急了,也会自己来网点取件。”

  大件派送难怎么“破”?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就目前来看,恐怕“无计可施”。

上一篇:西安志成德邦物流有限公司(简称德邦快递)简介
下一篇:网购起纠纷,找这帮“老娘舅” 浙江科技新闻网